乌干达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从古埃及到未来世界的女性月经用品大演变 [复制链接]

1#
氮芥酒精价格是不是很高 http://baidianfeng.39.net/a_bdfzlff/140113/4325863.html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女性的“月经”一词始终免不了与禁忌和羞耻感联系在一起。即使在现代社会中,随着经期产品科技(MenstrualTechnologies)不断发展和提升,却因普罗大众缺乏科学常识导致月经被认为有着不卫生的污名,以及在大庭广众之下探讨此类话题会否造成不适性的担忧,使经期产品总是脱离主流产业。是否难以想象,直至年前,“月经(Period)”一词都从未在美国电视上出现过,无论是新闻还是广告,都不曾有其身影。当然,文化规范的约束并不会轻易阻止月经科技创新的进步:早在年,世界上首片一次性卫生巾问世。而时至今日,经期产品已成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全球性产业,各式各样的细分产品能从世界各国的黄金时段电视广告中,一路占领街头灯箱、巴士和电梯广告上,直至出现在如今各种意想不到的网页或App弹窗中。随着月经杯(台湾地区称“月亮杯”)、月经裤、卫生棉条等产品的推出,经期产品终于迎来了全球女性健康的新黄金时代。只不过当现代女性可以自由选择卫生棉条或卫生巾、有机产品或无机产品、可重复使用或一次性使用等月经用品的各类选项之前,在过去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女性在经期几乎毫无选择。从古至今,数千年来的女性一直在不懈寻找各种不同的方法来应对月经为生活带来的困扰、混乱及不便之处。那么月经用品究竟是如何从绷带、植物纤维,发展演变成月经杯(MenstrualCup)和现代卫生棉条(Tampon)的呢?随着月经用品的科技进步,它们又为女性使用者带来了哪些切身变化?01古代女性月经用品物尽其用从尼罗河最神圣的纸到海绵或许会有些惊讶,尽管出于文化、个体偏好或宗教的因素,过去一些女性对侵入式的产品产生排斥,我们却仍能发现最早记录在案的一些月经用品与现代女性使用的卫生棉条异常相似。在古埃及法老时代,生长在尼罗河三角广袤沼泽中的纸莎草(拉丁语cyperuspapyrus)为古埃及人所膜拜,它不仅成就了西方世界最古老、性价比最高、最轻便并能长久保持字迹的书写材料,更被用来制造从衣物、药品,甚至是家居、造船和盖房子等一切东西。早在公元前年,埃及妇女就将纸莎草纸制作成柔软、吸水的卫生棉条。而在古希腊,女性也创造了类似的产品,她们会使用小块木头将绒线或羊毛包裹起来已解决经期需求。世界各地的女性都曾使用过蕨类植物、草与纸来吸收经血。一些妇女还动手用海绵制成卫生棉条,因为海绵至今已在地球上存在了6亿6千万年,可能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动物生命形式,能被人类动手DIY利用不足为奇。海绵由于容易种植,吸收性强、且可重复使用,因此它们为制作特殊时期的产品提供了可再生与环境友好的选择。02中世纪女性已发明“临时护垫”中世纪的妇女能用废弃的布料或破布自制临时的护垫,至于面料究竟是棉布还是亚麻仍有待考证。只是在中世纪,布料普遍非常珍贵,而这两种布料均不具备足够的吸水性,无法满足女性经期的实际使用,一些女性还需试图用花束遮盖经血的气味,或是用蟾蜍粉减缓经血的流动。于是乎,她们想出了一个绝顶聪明的解决方案——她们发现遍布全英国沼泽的血苔(BloodMoss),因其高吸收率而被广泛用于处理战争后的伤口,防止受伤的战士失血过多身亡。如此便于获取又具有效性的有机产品自然在当时成了能帮助女性经期的完美材料。此时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国女性也不谋而合地采取了类似方法。只不过她们用沙子替代血苔,以填满破布料。当沙子被经血浸透后,就会被丢弃,而将布清洗干净,为下一个月经来潮时使用。03世纪之交诞生的产品拯救了近一个世纪的经期女性到了19世纪至20世纪,整个欧洲和北美社会将法兰绒或梭织物的自制月经布视为标准化“产品”。而此类可重复使用的经期产品若清洗不当,很容易滋生细菌。在19世纪晚期,月经用品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尬”——女性使用的卫生围裙(SanitaryApron)在双腿之间被铺上了橡胶条,防止她们衣物被弄脏。很快,这种凌乱又极不舒适的东西便被女人们嫌弃了。在年至年间,有20项月经用品专利被申请,其中包括史上第一个月经杯(通常由铝或硬橡胶制成)、橡胶裤(衬里含橡胶的内衣)及Lister毛巾(ListerTowels护垫的前身、第一块卫生巾,用纱布和棉花制成的经血处理垫,于年首次上市)。橡胶制成的经期裤子这些产品自19世纪70年代起已采用“地推”模式向女性用户挨家挨户推销。二十年之后,在19世纪90年代世界上首批面向主流女性受众的商业月经用品诞生了,包括丝绸质地的女性弹性垫带(LadiesElasticDoilyBelt)和抗菌液体吸收垫(AntisepticandAbsorbentPad)。s,女性弹性垫带出现在商品目录——需要把垫片贴在丝绸和松紧带上尽管人们开始意识到女性月经用品的必要性,只可惜出于道德禁忌的“月经羞耻”意味着消费者仍不愿让他人看见自己购买这些产品。但是不得不说,月经带(Menstrualbelt)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那个时期的女性们提供了普遍意义上的帮助,直到20世纪70年代,这些腰带仍被系在女性的腰上,以固定一个可重复使用的垫子。可以说,我们之中许多人的外婆、奶奶辈,甚至妈妈辈们都曾是这项伟大女性产品发明的受益者。世纪至一战:来自战场上的高洁丝(Kotex)卫生巾灵感终于到了20世纪,广告的影响力、社会观念的转变以及两次世界大战为今天人们所熟知的月经用品奠定了基础。现代卫生巾的雏形可追溯到一战期间,护士们注意到用于治疗伤员的新型外科敷料纤维素在吸收血液方面比布绷带更有效,且价格低廉。这激发了高洁丝公司的灵感,用第一张由剩余战争绑带制成的高吸收率纤维素卫生巾,并于年首次对外销售。年,芝加哥的伍尔沃斯百货商店出售了第一盒高洁丝卫生巾。高洁丝的早期广告,体现了“在迎合女性顾客的商店打折”。(威斯康星历史学会WisconsinHistoricalSociety)到年,高洁丝已成为第一个成功被大规模销售的卫生巾品牌。战争除了大大改变了女性月经用品的创新研发,也对她们的生活促成了另一重大转变:二战期间,工厂的用人用工非常急缺,工厂老板们为了能使女工们在经期仍能加大力度进行劳作,便鼓励她们更多使用月经用品。月经用品的日趋主流化标志着女性能更多享有对自我的掌控权和自主权,允许她们在特殊时期仍能参与过去无法做到的工作及家庭之外的其他活动。05丹碧丝(Tampax)卫生棉条的bling-bling登场大约又10年后,丹碧丝卫生棉条出现在了市场上。年,现代首个一次性卫生棉条以“Tampax”的名字成功注册了专利。在此之前,卫生棉条实际上主要用于医疗领域,医生们用其止住较深的伤口出血,或是将棉条浸泡在需用通过阴道导入的药物之中。基于卫生巾的使用会与粪便细菌接触造成卫生问题,医学界普遍认同使用卫生棉条是一种更健康的选择。经医学与市场调研发现,大多数女性一旦学会如何正确使用卫生棉条,便再也不打算使用卫生巾了。但许多社区出于种种对道德层面的考量,仍对此仍犹豫不决。对此英国内科医师玛丽·巴顿博士(Dr.MaryBarton)于年在《英国医学杂志》发表的文章指出,作为一名女性和医生,尽管她承认卫生棉条置于体内过久会导致感染,但并不会造成许多和她的其他患者那样在使用卫生巾时产生与接触皮肤的擦伤。她坚决拥护女性自我选择的权益,“我们当然无法让经期变得尽可能舒适或隐蔽作为代价,以此保留住女性气质(Femininity)。女性气质应是与知识和经验相一致的心态,女性应当拒绝那些侵犯和打压我们去接纳新事物权利的人,或阻碍我们为健康幸福的生活而努力改善的人。”但由于仍有部分女性对使用卫生棉条产生迟疑,卫生巾的创新不断涌现。年,非裔美国发明家玛丽·比阿特丽斯·戴维森·肯纳(MaryBeatriceDavidsonKenner)为卫生带(SanitaryBelt)申请了专利,这是第一款使用粘合剂将卫生带固定住的产品,也就是现代黏胶垫卫生巾。年美国西屋电气公司制作的二战海报,以强大的女性战时生产工人的标志性形象命名。“WeCanDoIt!”用来鼓舞女性员工士气,这种做法在当时实属罕见。随着女性在社会中的角色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女性产品也随之改变。在年,性解放运动呼吁更多女性更多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